Adones

你即你自由。

我想写首诗

我感到思维随着身体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柔软
在五月
我和我失联了

我发现生活的忧愁和政治的不堪
都在某一个极端松懈的睡眠里
被彻底稀释
我想
幸福不该如此懒散

我给名称赋予情感
将它背熟
我再也不愿受意向的控制
我认为我自由了

两个月
我在一个不确定的时间内
跨越了原有心境的范畴
我在一个没有能指的状态下
估摸着过完一生

我很久没有体会到炽热
我只让它们温暖
我想让所有的遗憾贬值
我想写首诗

2016年7月19日

我愿感叹一周

多么可耻
夜里有人清醒
他让睡眠在龃龉中消逝
在每个无济于事的清晨里
他衰竭他的双眼

风里的一瞥
可看见昨天黄昏时的猫头鹰
夏天啊
除了你起初的舒适温度外
什么都没有

叹息吧青年
你是被消费的生命体
休息吧
活着是在生存的借口下
对真理的无情稀释

姑娘啊
忧愁的责任担上了少数人的肩膀
你就解脱了思维的义务
可幸福的遗憾无情地砸在了我的头上
把煎熬的夜晚也埋到了土里

三和四

我在怀念不属于我的东西
八十年代的艺术
和当前年代的未来
我跨过了一个烟雨的三月
和着阿捷赫公主的祷告词
在接受商业化的泛滥中感时伤怀

我还知道
我会选择褒义的歌舞升平
来形容一个音符的盛世
有人舍弃名利不为谦逊
只为满腔被随意情绪覆盖的忧愁

我想不再严肃
不再考虑难以改善的子虚乌有
犹如我不想吃发臭的海鱼一般
我不想看发臭的现实
我想睡在此刻的空气里
干净得连水分都没有的空气里
我想唱歌
想待在清真寺中
一待就是一天

听我说
今夜我肩负了一个奇怪的责任
不是守夜人也不是愤怒者
今夜我决定在微小的表达内
让其表达的内涵更加微不足道
我记不清上次动情是为了姑娘还是英雄
也数不完多少次因为温柔的焦虑而彻夜难眠
听我说
那些脆弱的人们
他们用沙...

K378

长途的游荡是为了脱离无所作为的困倦
被选和被迫奔袭的K378
闷热又警觉

没有谁是健康的
正如没有谁是清醒的一样
我被挟持着走过两千多公里
横穿了大半个中国
只带了一副瞳孔和一双耳朵

于我而言
欣喜和思念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如今
我只和这趟车同甘共苦
一起消瘦,一起臃肿

那些什么桎梏和光荣
什么挣扎和生活
都不足以描述
这个庞杂机器的任何细微末节
当一个人决定逃的时候
哪里都会是落脚点
哪里也都会是囚牢

离别和重逢是诗人的工作
而我不是诗人
满眼的星光我也想不起不远的童年
我敬重那些勇敢又坚强的人
他们认识了神喻
探索了经典
他们说出了别人体会不到的情感
区分了东方和西方、南方和北方
他们让我知道
这世界之所以难以抗拒
是因为它只有英雄的...

最后吧,只有这些了

我看见他们在清真寺里升起国旗
以宣誓神圣的领土主权
我看见这个时代的青年在混沌中苟且
衣着光鲜得体

窘迫的青海
在山和水分崩离析的那一刻
我找到了我的恋人
众人在黑色的土地里争辩月亮和星辰
沉睡的众生忘掉了曾经的地动山摇

酒醒后的尘土
摔倒在去往高地的路上
它们被吹散在各地
在寒冷的洼地中孤立无援
它们无用于这山脉
无用于这河流

牧人啊
羊群如雨水般吞噬草原
母亲在年轻时曾告诉他
昔日的湖水
比湖旁的姑娘还要美

病倒的肢体如冬日的树叶般疲软
狭隘的季节容不下任何鲜活的生灵

最后吧
我想只有这些了
我想起这被裹挟的背包中
早就没有了救命用的馕饼
有人在趁我睡着的时候
用石头换掉了偷走的一切

神创循环用于认知

认知是一切恐惧的根源

囚禁的长河困于空气

单纯肮脏得不具忧愁

长叹和唏嘘驾驭不了永恒

循环则赖以生存


除了食物和泉水之外

我们也啃食愚蠢

让山河死亡

让虚伪死亡

让规律死亡

认知过后

让真理死亡


哲学和理性淌不出诗歌

真假的辨别是致命的苦水

旅途中

我被狂风杀得片甲不留


那大地的养主

我深爱的神

伟大的慈悲和众世界的主

我怅然于你创造物的附属品

窥探了不是秘密的秘密

求你原谅我的罪孽

收走我的灵魂

求你让我流亡于你的厚爱

我早已倦于奔波

放弃了所有逃生的机遇

也抛开了救赎


我要把每一粒种子

播撒在没有空气的土地上

我要恢复我生前的眼神

我要回到从未去过的地方

让万物归于宿命

让宿命归于神学


孱弱的地球

安拉的永动机

在此之...

你好,我叫纳塞尔

      巴黎再次遭到恐怖袭击,13日早上八点,我就被新浪微博吵醒。

      我是穆斯林,我叫纳塞尔,这些天睡得不太好。

      今天是2015年11月15日星期日,我很早就躺下了,11点之前寝室没有熄灯,舍友很忙,我睡不着。

       看网易新闻,一篇体育类的文章《阿比达尔领穆斯林球员为巴黎祈祷,谴责恐怖分子》,其中讲到还有亚...

十月

十月,天冷

羞愧而又疲软

狭长的意识豢养了生命

脚下浮土厚重,脚印全无


我们站着很困难

到处是通了电的铜墙铁壁

挂上照片

大义凛然就是歌舞升平的根基


多年的欢乐是贫困的干粮

愚蠢是迫害的井水

我养的花都断了茎

住的房都塌了梁


罪犯万夫不当

纯良锅碗难开

你曾庄严宣誓从此装疯卖傻

时代便一泻千里


                          ...

十一点的诗

十点的稻田长出了麦子

灯和光失之交臂

长江之下路途很长

我想不出牧群

你还是你


聚集千万的德性

改不了我落魄的大西北

和血流成河的族群

那些支离破碎的胡言乱语

是不可发声的声音


我活着没有团体

柔弱的大海和强壮的山河

都不供我靠倚

白天和夜晚

于你,是灵魂的更替

从此

你让希望丧失殆尽


                          “神啊,我有罪,夜深...

慌乱的森林里闻到厚颜无耻的从容。

123
©Adones | Powered by LOFTER